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
大桥大成:创造多个国内第一
  从江北望去,至喜长江大桥一跨过江,江天一色的天际线,映衬着大桥的秀美身躯,让人流连忘返。  
     对宜昌而言,至喜长江大桥不仅是重要的交通枢纽,更是连接大江南北的一道绚丽风景线,它与宜昌的城市山水相融洽,毫不突兀,相得益彰。
     至喜长江大桥的建设,也是一笔财富,它获得了14项国家专利,在施工工艺上取得了众多成就。
     在至喜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,总工程师周昌栋为记者讲述了大桥建设中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\
 
 生态理念细致入微 绿色之城最美风景
  全长3.23公里的至喜长江大桥,由大江桥和三江桥组成,其中大江桥采用双塔单跨长838米的钢板结合梁悬索桥方案,是世界上第二座钢板叠合梁特大跨悬索桥;三江桥采用主跨210米的中央索面高低塔混凝土梁斜拉桥方案,两边边跨不对称,国内尚无类似案例,施工技术难度较高。“最开始,大桥设计的方案是两跨过江,但为了保护中华鲟,最终选择了一跨过江,不仅增加了2亿造价,也增加了更多的施工难度。”周昌栋告诉记者,生态优先,这是大桥在建设和设计之初就定下的主基调,也是大桥在后续建设中一直坚守的原则。
     在施工过程中,建设单位抽出的砂浆严禁直排入江,而是使用车辆运送到垃圾填埋场处理,保证不会造成江水污染。
     大桥的桥塔并不是对称的,而是高低错落有致。周昌栋说,这是经过了设计团队的再三思考,为了让大桥更美观,衬托城市天际线,至喜长江大桥的大江桥桥塔采取虚拟山体造型,三江桥桥塔是实体山体造型,虚实结合,加上桥塔缆索的天际线曲折优美,成为市民远眺的美景。
     甚至连过桥者的视觉景观效果也被考虑到了。有些大桥的斜拉索在人行道旁边,遮挡市民游客视线,至喜长江大桥的斜拉索则在桥中间,市民可360度无死角地欣赏长江美景。
     在大江桥的建设过程中,通过在钢箱梁与混凝土板之间垫橡胶、在桥梁的支座处设置一些横向纵向支座、阻力器等方式,既能稳固路基,也能减震降噪。大桥两侧留了凹槽,相邻箱梁的凹槽能对接相连,形成一条管道直通引桥,使得桥面上的雨污水不会直接流到长江。
     为最大限度减少对长江水生态的影响,大桥的灯光采取电脑控制角度和强度,既可保障桥面通行照明,也可保障灯光不照射也不反射到江面上,确保通行、环保“两不误”。
 优中选优确保品质 创造多个国内第一
  在至喜长江大桥上,一根根缆索确保了大桥的稳定。对于悬索桥而言,无法更换的主缆索要伴随大桥的整个生命周期,被称为“生命线”。
     而桥缆索质量最重要的一项性能就是抗腐蚀。为此,大桥建设单位研究了国内外多项缆索涂装技术,最终选用“锌铝合金镀层”技术,它能延长大桥主缆百分之二十的寿命,这项技术也是国内首次采用。
     一桥跨三地,是至喜长江大桥的特点之一。它要兼顾江南、江北和西坝的三地交通功能,因此匝道较多,大桥桥面和匝道结合部的宽度会有大幅度的变化。据介绍,宽度变幅最大处达21.5米,这在国内跨江大桥中也属首例。
     至喜长江大桥还是世界第二座钢板混合梁悬索桥,钢混结合不同于传统的钢箱梁,它增加桥面铺装的稳定性,降低温度对桥面铺装的影响,使混凝土和沥青面层的接合更好。
 攻克多项技术难关 大桥建设硕果累累
  锚碇像一个沉在地下的巨大磨盘,关乎着桥梁的根基稳固,大江桥有两个主锚碇,其中浇筑西坝侧锚碇遇到了巨大的困难。“西坝是一个江心的沉积岛,地层都是砂卵石形成,结构不稳定,很容易透水。”周昌栋形容在这里浇筑锚碇,仿佛在鸡蛋上钻孔。
     为了保质保量的完成锚碇工程,大桥各方参建主体用一个多月的时间试验了10多次,最终确定了一种地下连续墙施工的特殊工艺。
     在这样的特殊地质条件下,通过先浇筑地下连续墙,把即将施工的锚碇围起来,等于制造了一个保护层,然后再进行施工,顺利的完成了西坝侧锚碇工程。这种创新工艺,也得到了国内专家的认可,相关论文也在专业核心期刊上发表。
     目前,至喜长江大桥施工工艺申报了十六项国家专利,十四项已经拿到专利证书,产生了一项国家级规范、四项科技成果,五项国家工法成果。
     谈到这些科研成果时,周昌栋露出了自豪的笑容。在大桥建设过程中,获得的这些众多成就,大概就是对于大桥建设者们最好的褒奖。
     未来,这些大桥建设成果,还将通过编写项目实施、技术要点、质量安全控制、合同管理等专项总结并汇编成册,应用到即将建设的伍家岗长江大桥等一系列城市建设中去,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  来源:三峡晚报
宜昌城建投资控股集团 鄂ICP备1500429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