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
【聚焦至喜长江大桥建成通车】三问至喜长江大桥:大桥创造了哪些“国内首次”?
\
  国内首次采用镀锌铝钢丝、国内首次单个节段重660吨左右不平衡施工技术应用、国内首次采用先进智能张拉和压浆技术……至喜长江大桥技术高、难度大,创造多个“首次”。“至喜长江大桥在创新方面有多个维度,有的从工程质量出发,有的从生态环保考虑,有的则为了更好地融入城市环境,大桥成为具有宜昌本土特点的人文景观。”至喜长江大桥现场指挥部总工程师、宜昌城建控股集团首席桥梁工程师周昌栋说,大桥创造的这些“首次”凝聚着所有建设者的智慧与辛勤付出。  
  至喜长江大桥是世界上第二座钢板结合梁悬索特大桥,较好地解决了钢箱梁与桥面结合不好、后期桥梁维护量大等问题。“一般的钢箱梁与桥面混凝土结合不稳定,特别是夏天的时候,桥面温度升高,连接处容易出现缝隙。”周昌栋介绍说,采用钢混结合梁不仅消除安全隐患,还省去了后期维护的麻烦。
  大桥主缆在国内同类桥梁中首次采用锌铝合金镀层高强钢丝,抗腐性能提高20%左右,有效提高了桥梁使用寿命;大桥施工中创造性地采用猫道与锚碇同步施工,节约工期3个月、成本上千万元;大桥的健康监测系统会时时给大桥“体检”,监测系统将随时记录风速、温度、湿度等因素对大桥造成的位移数据,并通过电子系统反馈到大桥的管理方……谈起大桥建设施工方面的创新,周昌栋滔滔不绝。
  目前,大桥施工共组织申报16项专利技术,其中已获批复14项,同时还取得了7项国家级工法及QC(质量控制)成果。
  至喜长江大桥是一座技术创新之桥,同时也是一座生态之桥。大桥箱梁有一个特别的设计:每段箱梁的两侧,都预留了凹槽,相邻箱梁的凹槽能对接相连,形成一条管道直通引桥。“凹槽相当于大桥的排污管,有了它,桥面上的雨污水就不会直接流到长江,而是通过凹槽流进城市排污管道,再经污水处理后才能排放。”
  在塔下桩基施工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浓泥浆。为不污染长江,大桥现场指挥部要求施工单位将使用过的泥浆抽出,共计22.1万吨的泥浆全部运送到16公里以外的南津关处理。“这两年,市民经常能够在大桥附近长江江面看到江豚的身影,这是长江生态环境改善的一个例证。”周昌栋说道。
  桥梁一般都会安装路灯提供照明。至喜长江大桥的景观亮化工程,是经过特别的设计和考量。
  周昌栋介绍,生活在浅层水域的鱼类晚上对光线非常敏感,中华鲟和其他珍稀水生物也不例外,若晚上有灯光照射到江面上,会影响到中华鲟等鱼类的生活习性。
  经专家组反复论证,最终决定采用LED照明灯。该灯可控制光线角度和亮度,既可以保障桥面通行照明,也可以保障灯光不直射也不反射到江面上,做到通行、环保“两不误”。
  按普通同类大桥的设计和建设等级,可满足80-100公里/小时的通行能力,但周昌栋说,通车后该桥会限速,车辆行驶不能超过60公里/小时。限速,一方面是处于安全考虑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中华鲟等江中鱼类降噪,“人类不能为了自己的方便,就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。”
  在设计和施工方面,大桥现场指挥部力求通过创新理念和技术,体现更多的宜昌元素。“仔细观察大桥的斜拉索布置,你会发现它们并不对称。”周昌栋指着大桥设计图纸介绍说,大桥的斜拉索高高低低,呈不对称分布,意在展现更加自然和谐的天际线,与远处层层叠叠、起起伏伏的江南山体形成呼应。“包括大桥主塔的颜色材质、护栏设计、涂装无不体现了宜昌的本土特色。”周昌栋说,大桥在施工过程中攻克了多项技术难题,是一座“生态桥”、“技术桥”,但他同时希望,至喜长江大桥也是一座让市民记得住乡愁的“民生桥”。

  来源:三峡日报
宜昌城建投资控股集团 鄂ICP备1500429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