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
【聚焦至喜长江大桥建成通车】四问至喜长江大桥:谁将天堑变通途?
  \
  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至喜长江大桥上,疾驰的车辆用了5分钟便从江北到了江南,而大桥建设者们却在这座桥上走过了三年多的时光。“山水相融筑大城,敢做善成创一流”。大桥的诞生,浇筑的不仅是钢筋水泥,更是宜昌新区建设者的智慧、奉献和辛勤汗水。 
  大桥现场指挥部组建之初,业内很多人都有着同一种好奇,这个投资近30亿、迄今为止是宜昌最大的单项市政工程,究竟集结的是一支怎样的队伍?
  最初,市住建委成立大桥办,启动项目前期工作,当时大桥办才3个人。
  2012年12月,大桥进入实体施工,为了推进大桥建设,采用了“现场指挥部+公司治理”、“市住建委+市城投公司双业主”的独特高效管理模式。“这时候的现场指挥部有了三十多人”,大桥现场指挥部指挥长袁庆华说,指挥部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,阅历不同,性格各异,而且大多初次共事。在他们当中,有公务员、行业专家、也有刚毕业的大学生,以“80后”居多。“大多数人没有建桥的经历,因为工期长、压力大、条件艰苦,也没有想象中可观的收入,工程开建一年后,不少人曾有过辞职的念头,”袁庆华清楚地记得,那时,指挥部还没有宿舍,也没有食堂,吃饭都是在村民屋里搭伙,炒上几个菜,午饭就算解决了。“但我想,大家最终选择留下来,坚持到最后,应该是源于参与大桥建设的一份荣誉感和责任感吧”。
  建桥是一种精神、一种情怀,而建桥人注定要有不一样的担当。这不仅是在工程建设中担责、担难、担险,更意味着牺牲和奉献。
  今年67岁的周昌栋,是宜昌城建控股集团的首席桥梁工程师,在指挥部主要对技术进行把关,在众多建设者中年龄最大。2014年,他生病住院期间,为了不耽误工期,他把病房当成了会议室,和大家在病床前研究方案。今年5月,他在工地上不慎被护栏划伤了腿,由于伤口感染,不得不住院治疗,面临可能被截肢的境况,周昌栋心里惦记的却是不久后要进行的荷载试验。
  胡可宁,大桥项目现场的副指挥长,2012年,他近90岁高龄的老母亲检查出肺癌晚期,为不耽误工作,胡可宁白天坚守在工地,夜晚匆匆赶往医院照顾,老人去世的当天,胡可宁忙着在工地上开会,都没来得及和母亲作最后的告别。为完成老人生前想去大桥上看看的心愿,胡可宁将母亲的骨灰撒在了桥下……
  三年“真刀实枪”的历练,一批人才不负众望成为“挑大梁”者。“80后”代明净,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成长为总工办负责人,他刻苦钻研,在大桥建设中采用新技术、新工艺,确保大桥质量、安全,节省了工期与造价,并在国家重点建设刊物上刊登多篇学术论文,今年他还被推荐参与市青年科技奖的评选。
  曾艳君,合同部部长。她潜心研究并巧妙运用在BT合同谈判和工程采购招标环节,为大桥节约建设投资约1.7亿元。同时,参与到大桥多个项目的科研工作中。由于表现优秀,于2014年获得“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”称号。
  为加强团队建设,现场指挥部先后成立了项目党支部和青年突击队,上下形成了一股比学赶超的风气。2015年,现场指挥部里多人结合自身工作撰写的学术论文,在国家级、省级专业刊物发表,14名同志先后通过了一级、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考试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们还在2015年获得了“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状”的殊荣。
  “你现在看到的,是一支成熟的桥梁建设队伍。”袁庆华自豪地说,今后,这支队伍有信心承担更为复杂的、技术含量更高的建设任务。
  最近,袁庆华和他的同事们总是面露喜色。“因为大桥顺利通过了荷载试验,通车在即”。看着这座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大桥,从纸上谈兵,到初露端倪,再到现在的宏伟身影,只有共同度过的人,才会体会到那种仿佛血浓于水的感情。
  “我们马上要去建伍家岗长江大桥了”——他们满怀期待和憧憬,开始追逐新的梦想,时刻准备创造新的奇迹。

  来源:三峡日报
宜昌城建投资控股集团 鄂ICP备15004291号